豫商資訊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豫商風采 豫商資訊>徐光春同志在第九屆豫商大會會長圓桌會議上的講話
徐光春同志在第九屆豫商大會會長圓桌會議上的講話
作者:  上傳時間:2017-11-29 16:04:01
 (2014年8月28日,根據錄音整理)
同志們:
很高興來參加第九屆豫商大會。首先,向第九屆豫商大會的召開表示熱烈祝賀,也向所有的豫商朋友表示親切的慰問。歷時十年的努力,豫商這面旗幟終于在中原大地、在全國各地,乃至于在國際上,我們都舉起來了。這標志著我們豫商的發展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那么在新的形勢下,豫商如何更好的發展?我想這也是大家非常關心的一個問題。而談到豫商發展的話,就離不開我們國家發展的大形勢,也離不開我們河南的經濟形勢。所以我想借這個機會,從宏觀上談談對我們國家當前經濟社會發展態勢的一些認識,同時從中觀上對河南當前經濟社會的發展情況談些看法,最后從微觀上對豫商在當前這種大的經濟社會發展形勢下如何更好發展,也講講我的一些意見,供大家參考。
首先,從宏觀上談談當前我們國家的經濟形勢和發展態勢。
黨的十八大以后,特別是十八屆三中全會以后,我們黨和全國人民按照中央的部署,積極地推進國家經濟社會向前發展,繼續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往前走,但是客觀上我們現在又遇到很多困難和問題。總的來說當前我們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態勢,還是積極的、健康的、可控的,是穩中求進這樣的一個發展態勢。今年前幾個月,特別是上半年我們盡管困難很多,還是保持了7.4%這樣一個比較高的發展速度。當然7.4%跟我們前些年高速發展的態勢來看已經是有了比較大的落差,原來保持的速度是10%左右,現在是7%左右。但是總體來說,還是一個穩中求進的態勢。同時我們也要看到,現在經濟社會發展的動力不足,經濟下行的壓力加大,各種困難和矛盾在增多,經濟發展遇到一些新情況、新問題、新矛盾和新困難。如何破解這樣一些問題、情況、矛盾和困難,是擺在全黨和全國人民面前的一件大事。黨中央、國務院在積極地謀劃,各級黨委、政府也在積極地工作,廣大企業界的同志更是在積極地努力,那么在這個過程中,我覺得必須要解決一個問題,就是對現在這樣一種經濟社會發展的態勢怎么看,到底是正常的還是不正常的?到底是必然的還是偶然的?這個問題必須要解決。
最近,中央對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經濟社會發展趨勢有一個新的論斷,叫做“我們的經濟社會發展進入了一個新的常態”,大家說,是什么樣的一個新的常態?也就是說,目前這樣一種發展的情況,首先它是正常的,不是反常的;其次是必然的,也就是說它是符合客觀規律的;第三,這樣一種發展的趨勢將會持續相當長的一個階段。我們知道,經濟社會的發展跟所有事物的成長發展一樣的,它有一個成長期、成熟期、衰老期、消亡期,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概莫能外。我們的經濟社會發展,也就是說我們講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經濟社會發展,它也有一個客觀規律。如果說,我們把改革開放以后,也就是說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這段時期,看作是我們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成長期的話,那么從現在開始,我們已經進入由成長期向成熟期這樣一個轉換的過程了。大家都知道,在成長期這個階段,任何事物的發展都是比較迅速、比較快捷的。在30多年的成長期過程中,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是驚人的,是一種超常規的發展,也是一種超速度的發展。你想,能夠以10%甚至百分之十幾的速度發展那是少有的。就像一個小孩在成長的時候,從出生到十八歲成年,這段時間成長多快!可以說迅速成長、快速成長,不僅在體量上,在體質上也是這樣一個快速成長階段。一棵樹從小苗兒,幾年時間一下子就長高了,長粗了,這個速度是很快的,變化也是很大的,但是一旦成材以后,再要長,就慢了,就不會那么快了,更多的不是外在的變化,而是一個內在的變化。人到了成熟期,到了成年階段,更多是知識的增長、經驗的積累、素質的提高這樣一些內在的變化,不可能再長個兒了。那么經濟社會的發展同樣是如此,我們的經濟總量已經到了全世界的第二位,那已經是世界第二巨人了,這是我們這30多年成長期所取得的成果,那么現在發展到這個階段,也就是說我們在從成長期到成熟期轉化的過程中,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這個新的發展階段有它新的特點,不可能在規模上、速度上有很多變化,更多的是內在的、質的變化。從發展速度來說,可能在相當長的一個時期內,我們國家的發展速度將會處在中低速這樣一個速度,不可能寄希望還有10%,甚至于百分之十幾的發展速度,這是不符合規律的。我們要清醒認識,現在的7%,可能會維持那么若干年,但是可能還會往下掉,到5%左右,不可能再寄希望于出現像前些年一樣的10%、11%、12%,甚至高速的14%、15%這樣的上升速度。所以我們要了解、要理解這一新形勢,這個“新常態”。
為什么會出現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常態”?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發展的客觀規律使然,是客觀規律決定的。第二,這些年經濟社會發展到一定的程度,我們必須要采取一些相應的措施和辦法。簡單靠投資來拉動,簡單靠土地來聚財,簡單以開發資源來擴大規模,這個路我們現在不能再走下去了。第三,以破壞環境為代價來促進我們經濟的發展,這個路也不能夠再走下去了。所以大家也不可能再寄希望于再來一個過去的三十年,改革開放前期那樣一種環境、那樣一種條件、那樣一種機遇,不可能了。我們從幾個世界大國來看,就拿中國、美國、英國的情況來看。中國改革開放以后能以10%,甚至百分之十幾的速度發展,美國多少?美國充其量也就是1%、2%、3%,英國怎么樣?英國是負增長。按照這三個國家的情況你們可以看出,中國是處在一個成長期,美國處在成熟期,是一個沒有到衰亡期那樣一個狀況,而英國作為一個老牌的資本主義國家,它已經到了衰老期、衰亡期,這是個必然的。所以我們一些人老說美國經濟不行,美國的經濟增長老是1%、2%,這是符合美國經濟社會發展規律的,它要是也像中國10%左右那么上去,那還了得,它總量那么大了嘛。我們再舉個跳高的例子,你要跳一米左右,那很容易,一米再加二十公分,也很快就跳過去了,你到跳了一米八,往上再加一公分都難,很難。所以我覺得我們必須要明確那么一個發展的大勢,這是大勢所趨。中央提出來進入了一個新常態的論斷,大家要很好地領會。這個新常態經濟形勢決定了我們的決策部署,決定了我們的投資方向,任何單位和任何地區的發展都離不開這個大形勢。所以要在7%左右這樣一個新常態的發展趨勢下,來謀劃我們的決策、決定我們的行動。我覺得作為一個有作為的企業家,必須要對形勢有一個清醒的認識。
第二,從中觀上來看河南經濟社會發展的態勢。
河南的經濟總量很大,但是河南在全國來說還是一個經濟欠發達地區,最多排在第二方陣的前列。我們經濟總量是第五位,發展的形勢很好,勢頭不錯,但是我們畢竟底子薄、基礎差、起點低。我們這些年上得多快啊!經濟總量一下子突破了3萬億,很快接近4萬億。但是也要看到我們的發展速度也下來了,今年上半年我們是8.8%,也掉了3-4個百分點,原來是12%左右。所以總的說,河南的經濟社會發展和全國的發展態勢還是一致的。但是河南有它特殊的省情,我覺得主要表現在幾個方面:一是河南的經濟結構偏重,能源、資源、原材料這樣的產業在整個國民經濟中的比重很大。二是我們肩負著糧食安全的重任,換句話說,肩負著養家糊口的重任,要給國家提供足夠的糧食,我們是國家的重要糧倉,而且是最重要糧倉,不是一般的糧倉。這就決定了我們河南的經濟不可能走單一的工業經濟發展的道路。而且農業生產,特別是糧食生產,牽涉我們河南很大的財力和物力。三是河南人口眾多,民生問題突出。一億多人口怎么樣能盡快富裕起來?我們在這方面要付出的代價,遠遠要比其他省市大的多,可能是在全國最大的,這也是決定我們河南經濟社發展的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四是河南的環境問題也很突出,當前環境污染的程度是立體化的,空中、地上、地下全面污染。這樣一種狀況,決定了河南經濟社會發展是困難多于有利條件,所以河南要發展經濟,如果說別的地區要付出一分努力的話,河南要付出五倍乃至十倍以上的代價才行。你想很多省市才多少人,很多經濟發展地區,廣東人多一點,但主要是去掙錢的人多,包括我們河南到那兒去打工的,都是去為他們創造財富去的,但是家里老的、小的,要吃飯的都留在我們這里。山東、江蘇、浙江哪有我們負擔重啊?都沒有我們負擔重。所以在這樣一種省情下發展經濟,我們面臨的困難很多,因此一方面我們要牢牢把發展放在第一位,同時我們又必須去解決存在的這樣一些困難和問題。
河南的經濟發展速度處在下行態勢,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要做的是,首先,要深化改革開放,激發發展動力。河南第一位的還是要發展,不發展負擔會越來越重,不發展壓力會越來越大,不發展困難會越來越多。河南要進一步深化改革,激發發展的動力。無論從河南情況來看,還是從全國態勢來看,現在新一階段的改革和我們前三十年的改革不一樣了。這一點我們必須明白,如果說前三十年我們的改革開放主要是阻力比較大,那個時候要解放思想、敢闖敢干,現在的主要情況是改革的動力不足,當然阻力和動力都是相關聯的,也就是說當年一些改革的積極參與者、推動者現在成了改革的對象了,要改的是我們手里形成的這套辦法,是我們手里制定的這套制度,要調整的是我們現在已經有的利益,這樣問題就來了。所以,現在要改革這方面的積極性不是很高。現在提改革關鍵是要頂層設計,也就是要中央拿出方案來我們才能干,這也是跟前三十年改革不一樣的。前三十年基本上是由下而上的改革,基層搞了,中央認可支持,給它定型、給它固化,然后推廣開來。現在是上面拿方案,下面來實施,由上而下的改革,是這樣一種狀態。那么這就出現了另外一種情況,前三十年的改革是積極爭取的多,現在的改革是大家等著看的多。過去的改革都是要爭取一個什么政策,于是要跑“部”前進。現在上面沒叫我,我就不動,沒有這個積極性了。包括開放也是,前三十年開放是怎么弄的?我們把國門打開、放寬政策,不斷地吸引外商外資來。為此,各地爭相提出優惠政策來吸引外商外資,現在的改革開放、以后的改革開放更多是要規范了,不是一味去做放寬政策的事,逐步會把土地政策給理順,把讓利方法理順,不能說這個地方一百萬一畝,那個地方就十萬一畝,不能讓你這么亂來,不能讓你地方政府自行的所謂放寬政策。改革開放發展到一定程度,就不能像一開始啟動和發展階段那樣,在放寬政策上下功夫,而是要在更好的規范上下功夫,進入立規矩這樣一個階段。也就是說,過去的話,主要是投資商來選地方,恐怕從現在開始下一步更多的要由地方來選投資商,不能好的壞的項目,都撿到籃子里,我們要撿好的要,壞的不能撿到籃子里。我籃子就這么大,一下子都裝滿了,背回去也沒用,而且最后還要成垃圾倒掉。大家要了解這個情況,深化改革開放是肯定的,但是深化改革開放恐怕不能夠再走我們改革開放之初的那樣一種路子,實行那么一些舉措,更多的要規范化。
其次,要加快轉型升級、增加發展耐力。我們現在的經濟社會發展,說老實話,有的地方還是有一定耐力,保持了較強的抵抗風險和困難的能力,為什么?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它的產業結構是比較合理的。可是很多地方抵抗風險和困難的能力弱,沒有耐力,沒有持久力,為什么呢?盡管一度發展得很快很好,但是由于產業結構不合理太單一,抗風險能力很弱,你看山西以煤暴富,因煤倒霉,現在煤賣不出去了,這么一來,煤所產生的效益沒有了,煤所產生的財力沒有了,煤所產生的速度也沒有了,所以山西上半年是全國發展最慢的省,不知是倒數第二,還是倒數第一。河北為什么掉那么快?因為搞那么多的鋼鐵,是全國第一鋼鐵生產大省。河南同樣也有這個問題,我剛才說了,我們有經濟結構過重、產業結構不合理的問題,我們往外介紹往往是能源資源大省,這恰恰是我們的弱點,它不能持久,沒有耐力,所以一定要轉型、一定要升級。這次我在江蘇巡視,8月2日一聲爆炸,昆山給江蘇的經濟社會發展炸開了一個黑洞,就是江蘇經濟社會發展中,同樣存在一個片面追求GDP、片面追求發展速度、產業經濟結構不合理的問題。昆山那么一個金屬加工廠,實際工藝很簡單的,我們這兒也有,不就是拋拋光嘛?工人早上過去上班洗的干干凈凈,晚上下班出來眼睛鼻子都找不到了。那么落后的工藝、那么惡劣的環境、那樣一種低層次的企業在昆山還存在。昆山是我們國家第一發展大縣,百強縣排名第一個,昆山所在的蘇州也是我們國家經濟最發達的地區,居然還有那么落后的企業、那么落后的產業在那里,這就暴露出江蘇經濟社會發展中存在著一個大問題。一炸馬上就關掉了200個企業,還有500個企業要關,所以經濟結構不合理的問題在我們國家還是普遍存在的,河南也不例外。當前和下一步河南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要加快轉型升級,只有這樣才能夠增強我們發展的耐力、持久力。
其三,要穩步推進城鎮化,在發展中改善民生。城鎮化是中央的一個重大的決策部署,對河南來說尤其重要,因為河南既是一個新興的工業大省,也是全國第一的農業大省。現在糧食產量給黑龍江超過去一點了,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怎樣推進城鎮化,中央也寄希望于通過城鎮化,來增加一些發展的動力,同時推進農業現代化,有效減少農民,改善民生。但是對城鎮化一定要把握好,城鎮化不要變成一個造城運動,到處拆村并村,這就走到歧路上去了。城鎮化的核心問題還是農民變為市民,關鍵是農民要有工作,農民的工作解決不了,你給他上樓了、進城了,沒有解決我們要搞城鎮化的初衷。這個問題一定要解決好,解決我們農民的出路問題是城鎮化,但是城鎮化不是簡單的把農民趕到城鎮里住,關鍵是要解決農民的生存和發展問題。
其四,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在發展中保護環境。大家都有印象,我們多少年前就講了,不要走發達國家曾經走過的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可是盡管這樣說,我們還是在走這條老路。現在治理污染要花費多少成本、付出多大的代價!江蘇也是這個問題,我在江蘇已呆了一個月,太湖污染、長江污染,沒有一條河是好的。這兩天在開青奧會,它也學北京的奧運會,把工地全停了,把一些污染的化工廠全停了,這段時間南京老百姓可以看到藍天了,能夠看到星星了,這說明造成環境問題的就是這些工地和企業,把他們一關停馬上空氣就好了。上海也是走的這條路,上海世博會期間,大家覺得天氣不錯,也是周邊的工地都關了,世博會期間不準開工,但是世博會一結束馬上又重新開工,霧霾又來了。因此,我覺得下一步河南的生態文明建設要積極推進,要當作事關生存的一件大事來抓,在這個問題上要像抓GDP一樣要真抓實干。當前可以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不要再把污染的企業引進來,搞企業搞投資的不要再去投資開發那些污染的產業了,后患無窮,于自己無利,于別人有害,還危害下一代。中國連三亞也不行了,霧霾都跑到三亞去了。所以要加強生態文明建設,搞企業的、搞投資的一定要把握這樣的一個態勢,才能確定自己下一步的投資方向,才能使我們自己的決策部署更科學,更符合經濟社會發展的方向。
第三,從微觀上談談豫商的發展問題。
我們的豫商現在應該說已經形成了規模,形成了影響,也形成了實效,不僅為河南和豫商所在地的經濟社會發展做出了貢獻,而且對豫商本身的發展樹立了良好的形象。我們豫商企業也出現了一批響當當的品牌,還涌現了一批響當當的企業家,這個的確是可喜可賀的,也衷心希望我們豫商能夠進一步發展壯大。關于當前和下一步豫商的發展,要從這幾個方面著力:
一要研究政策,把握形勢。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我們在兩只手的問題上,恐怕一只有形手的力量還是相當大的,也就是政府對經濟發展的主導和影響比較大,這就是我們的國情。盡管目前已經在不斷解決這個問題,下放很多政策和審批權,但是要知道我們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我們的市場經濟是有前置詞的,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小平同志講過,資本主義有計劃,社會主義也有市場,我們把社會主義與市場結合起來,叫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這是我們中國的國情。那么既然是這樣,我們就要很好地研究,對我們的經濟行為起著重大和決定性影響的政策問題。我們的政策是在變的,會根據一個時期的發展情況做出調整,發生變化。一個有頭腦、有作為的企業家必須要研究政策,同時要把握形勢,就是要把握整個經濟社會形勢的發展變化。現在轉型升級是我們全黨全國經濟社會發展一個大的政策,要轉變發展方式,調整經濟結構,這是個大政策,不是權宜之計。我們不能再投資那些低層次的、落后的產業,要靠創新驅動來推動經濟發展、社會進步。發展到一定階段以后,第三產業的崛起是必然的。現在北京、上海這些大城市和經濟較發達的地區,第三產業的比重都在大幅度上升。北京已經70-80%,上海也70%,廣東是50%多。這是個大勢所趨,所以一定要研究這個形勢。我剛才也說了,中央指出的我們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出現了新常態,既然是常態就不是短期的,對這個新常態要把握住,不要再寄希望于哪個地方給我一個大政策,給我放開一個口子,能夠為我們利用,以后沒有這個可能了。
二要克服自滿情緒,不斷進取。有一個企業家說過一句話我很贊同,“你停留在原地就等于倒退”。為什么?因為整個社會的發展是在往前走的,你停在原地,盡管你是在原地不動,但是在整個的發展洪流中,你就是在倒退,退到后面去了。這些年來豫商應該說成長很快,發展很快,貢獻也很大,還具有當年那種發展勁頭。今天上午江蘇的河南商會會長王憲朋來看我,說他十五歲出來創業,先是做礦工,后來到廣東打工,現在辦了家具企業,年產值五個億,我說你還是要有當年的這種闖勁,不斷要有創業創新的精神。最近你們可知道名氣最大的、實力最強的豫商許家印在干什么?他的企業也在走創新的路子,實現多元化發展,他不僅僅停留在原來的房地產開發領域做文章,他知道現在這方面已經很難走出來了,所以開發新領域,連礦泉水都搞了,他知道誰都離不開礦泉水,什么時候都離不開,就是打仗了也還要喝水,打仗會把房子都要炸掉的,可是水還是要喝的。所以一定不要自滿,要不斷進取,哪怕你資產上百億。在這個問題上,豫商想要不衰敗,唯一訣竅就是不斷進取。
三要遵紀守法,增強定力。我們一些企業沒有定力,就在社會上站不住、站不穩、站不長,除了在經營上有問題外,還有一個很大問題就是不遵紀守法,這個方面教訓已經很多。一個能干的企業家,我看首先應該是一個守法的企業家。這樣才能夠風吹不倒、浪打不倒、人推不倒。
四要團結互助,合力發展。過去講文人相輕,其實我們商人也有相輕的時候,準確地說是文人相輕、商人相爭吧。商人相爭,就是相互爭利益、爭地盤。看不得人家比我好,看不得人家比我強,這就麻煩了。所以剛才義初會長講,我到各個地方去就要看看我們的豫商,但是我首先打聽一下,那里如果鬧不團結我就不去。有的地方就是鬧不團結,鬧不團結我說我怎么去啊?跟誰說好啊?所以這一點我們還是要牢牢記住,團結利己也利人,不要搞內訌,特別是我們已經有了商會這樣一個組織。商會組織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要團結廣大豫商嘛!為大家服務,創造條件共同發展。過去一些資深的老企業家也說有錢大家賺。很高興我去的地方大家都是很團結,會長的威信很高,也樂于為大家辦事,因此有些豫商就深有體會地說自己這些年發展得很好就是借助于商會,大家相互幫助嘛,這樣就很好。
衷心祝愿,大家更好的團結,更好的創業,把我們豫商這面旗幟更高地舉起來,為河南的經濟社會發展,為全國各地的經濟社會發展不斷作出貢獻。最后,再次祝我們這次豫商大會圓滿成功,也祝各地的商會發展得越來越好,祝我們廣大的豫商能夠更好地成長!
汤姆tom中转提示页-tom视频中转-tom影院入口中转人口